闭月羞花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挺身而出 > 正文内容

瞳之传说_微小说

来源:闭月羞花网   时间: 2018-01-01

瞳之传说

佛说,数千年前我是他手下的看心童子,常站在尘缘镜前观看尘世,每一次的表情都是冰冷,不起丝毫的感情。

那天,我的眼中却有了亢奋和不解。佛问我,我冷冷地答,是么?此后的每一天,我都会在某个时刻,守在尘缘镜前。佛说,看了这么几千年的心,还形成了规律。

那天,我问佛,:“除了你的心我看不透之外,还有谁的。”佛笑了,“怎么问起了这个,你懂自己的心吗”我看着佛,有些不解,“佛能看懂?”“自然是能的。”佛微笑着点点头。

“那佛能看懂自己的心吗?”“自然是能的。”佛的眼神我从来都读不懂,他的眼中似乎除了明白,还是明白。

我又继续问“凡人的心我全部都能看懂吗?”佛很慈祥地对我说“这是你的职责,也是你的命运。你历来阅心无数,只顾着看别人的心,却忘了自己还有一颗跳动的心。”

“我的心也是温的?”我问。佛淡笑着离开了。

忘了自己的心?我看向尘缘镜面仍然毫无表情,我似乎在等待什么出现。我的规律好像是因为一个凡人的规律形成的。那个凡人的心――我看不懂,心脏跳动的频率,我也看不懂。这让无聊的时间里找到了一些兴趣。让我想想,上一次的兴趣是在什么时候?哦~是在一千年前,从两个凡人心中看到了一个叫爱情的东西,当时真还对它有些好奇,在研究几百年后,我又开始过着无聊的生活。我每天都在观察着那个我看不懂心的凡人,佛问过我,为何那般执着。我回答的是“给自己找点不无聊的事”佛向来有些宠我,因此我在这的所有事情都会有人帮。

神仙也不是六根除尽了的。无聊的生活还是环境因素造成的。那个人快要死了,躺在自家的床上,好像是染上了什么恶疾。我去找佛,说“我要救他”“随心而去罢,我要去北边修行去了”我去了地府,那个人也在哪里。阎王对我有许恭敬问我来做什么。

“我要救这个人”我指着那个叫李彦的男子说。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我,,包括那个男子。“瞳,你真的确定?”阎王问我“嗯,要什么条件你说吧。”我向来说话是不起伏也没有温度的。

“如果说要你的眼睛你还救吗?”我将眼睛换给了阎王,他惊讶的看着我。“至于如此惊讶吗?”

“六界之内,谁不想要瞳的魅之眼,我就如此轻易的得到了?”阎王还有些不相信。

“不过是两千年的道为罢了,把这人的阳寿再加十年“瞳,这次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?”阎王问我。

他虽然已经拥有了看心之瞳,却还是无法看透我的心。

“因宽叶吊兰网为无聊”我散懒的说,“用眼睛看他。”我对阎王说。

阎王随后又惊讶的看着我,欲语。我沉默。

“你跟我走。”我指着李彦对他说,“从这里就可以回去,你在这里的记忆也将会随之消失。”

“也会忘了你是吗?”我没有回答。

“我可以问你叫什么吗”近距离地看凡人,原来凡人的眼神要比佛的更丰富。

我指着他的眼睛,“闭上,我的名字就不在。”

凡人的眼睛似乎有了什么因素,“你的眼睛――很美!”

“回去吧”我将她送了回去。

去了北边找到了佛,佛仍然淡笑着“将眼睛也玩丢了吗。”

阎王拿着更有用,六界的心我早就看透。

除了佛,还有――我自己。我又继续和佛一起修行,听的还是尘世,表情依然如故。 瞳之传说二

几百年后的一天, 佛问我,“听透了么。”

我回佛“也许吧。人是一种很有趣的生物。”

“瞳听不懂的是自己。几百年前是,几百年后亦未明白。”佛的明白有时让我羡慕。

“佛研究过凡人说的爱情么?凡人说‘只教人生死相许’真的很不理智。”

“瞳上次研究了几百年得出的是这个。”佛的表情依然如此平静。

“凡人对爱情的一句话挺好”

“瞳,去听”佛说。“凡间男女的告白真的很不理智。”我听后便说。 佛不再说话,只是淡笑着。

千年后,我同佛回到了尘缘镜前,那个凡人早已投胎无数次,但我仍然看不懂,听不透他的心。

“每一世你都在帮他,如今还未看透。”佛原来一直都知道,每一世,我都用自己或多或少的修为去帮他,不然早在几百年前我就可以回来。

“他是什么人?”我问佛。

“你看不透的人。你的心有一半在他那里也没有看懂么”

上一世,那个凡人的心坏了,我便送了他一块我的,我以为此后我会明白。可换了,还是不懂。千年来,我救他无数次,他见我无数次,那句“你的眼睛――很美”却一直没变。起初,我以为我没有将他的记忆洗净,不过不是。

“瞳,这里对你有些无聊是么。下去吧!”佛对我说。

“佛舍得?”

“自然是舍不得。不过放手有时也是一种疼爱。”

佛说的话又深奥起来了。“同你这么几千年我还是不懂你。”

佛淡笑着离去了。我将 数千年保定癫痫临床治疗方法的修为留在尘缘镜前,算是给佛一个念想。

天堂,比人间冷清。佛此时还在淡笑吧!抬头看到的是天,如此我便是一个凡人了。

很随意地走进一家店,坐在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,服务员便上前询问。我看着窗外的人潮回答,“柠檬的味道不错,不知加上巧克力会是什么味道呢。” 又酸又苦!?

服务员顿时停顿了,可是小姐,不好意思,本店不售这种冰淇淋。

“老板,麻烦你让师傅帮我做一个。谢谢!”我仍是看着窗外,凡间和镜中的相差无几。

“好吧。”柠檬加巧克力对于我来说是不错的。正在我享受这冬日的微凉时,便有个男生上来搭讪。

“我可以坐这里吗?”他指着我对面的空位说。

“嗯” 我低着头 享受着。没有看他,远处有几双眼睛正关注我们。

“谢谢,你冬天吃冰淇淋不冷吗?”男生问我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叫传说,你呢?”男生有些尴尬的说。 我抬头看他回答,“瞳。”

他终于不那么尴尬,但却又愣在哪里许时间,最后很呆滞地说,“你的眼睛――好美。”

“回去吧,你的朋友还在等你。下次我建议你出剪刀也许不会输。”我朝柜走去。

我留在了这家生意不太好的店里打工,在人间,也算找到了一个安身的地方,我同这的点心师傅研究着新的产品,这家店里的生意好了许多。而我在这也学会了凡人的一个生存方式:当客人叫服务员的时候,我便上去询问。

人类有时会让觉得比神仙还要大胆――他们会很直接的看着我的眼睛,直言不绘地评论我的眼。而在天上,除了佛,没有一个仙人敢来评论我的眼,或者直视。

“哎!怎么是你,你在这里打工吗?”一个客人问我。

我抬头,是上次那个叫传说的男生。 “嗯,请问你们需要点什么?”我问。

他的朋友似乎和他上次一样,愣在那里了。

“你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?” “嗯。”最后,我向他们推荐了柠巧和草橙。凡人的口味还真的是多。

以后的每一天,那个叫传说的人都会来,每次都会说上几句话,渐渐的我们便熟识了。每天下班的时候,他会给我打个电话,时常也会请我去吃饭,或者喝酒。

“瞳,你为什么从来都不笑呢?”传说坐在我对面问我。

“笑?有什么作用?”我问。

“你啊!就是太理智了。”

“不好么?”我说,“明日你就不要去出差癫痫病小发作的症状了,替我去趟孤儿院,我有事要办,这次去不了。”

“你要去哪?”

“重要的地方。”

庙中,我抬头看佛,他还是笑得那般淡雅,看透红尘。我与凡人有一点是相同的――都看不透佛的心。

遇到一个和尚,看了我之后说我是神人。凡人,会的东西还真不少。我在�P庙中住下,佛到我梦中来找我。

“到人间如今,明白吗”佛指着我的心脏问。

“我还是不懂。”

“在凡间你也在帮他。你的修为又退了”佛像是在提醒我。 “凡人真的很难懂。”我有些疲惫的说。

“因为神仙以没有这些。”佛又淡笑,“想回来的时候就来找我吧。”

回到店里,传说很兴奋的找到我。说他因为预定出差的车没有去,所以避免了那条必经之路上的连环车祸,而且他在孤儿院里还碰到了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子,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很喜欢。

“瞳,总之真的很谢谢你。”传说的脸上尽是笑意。

“有时间就带过来玩。”我留下一句话又继续忙我的。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什么感觉,我已经忘了的吧! 不过能帮到他,修为失了也无所谓了!

传说将那个很水灵活泼的女孩带了来,女孩一直很好奇的盯着我的眼看,还不时发出惊叹声。

就这一双眼,将“看心之瞳”给了阎王的眼,这不过就是一双普通人的眼,值得世人如此留恋吗?而就因为这双眼,却将这个冷清的店招得热闹起来。也算还有些价值。

传说要了个柠檬巧克力味,而那个女孩,却点了个草莓奶昔。最后两个人在那里争执,个说个的好。

“瞳,你说哪个好。”传说拉我去评论。

我对着传说说“如果我是你,我就说草莓的好。”又对正在得意的女孩说,“如果我是你,就说柠檬的好。”

两人就很呆滞地看着我,表情惊讶,疑惑,还有敬重。

这么久以来,我知道我的修为已经所剩无几,传说说得每件事,我都必当去帮他打理好,让她一路顺利。

“瞳,你知道吗,我发现紫怡真的是我的幸运女神。自从我和她在一起后,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顺利,我觉得紫怡就是上天派给我的幸运女神,这就像我觉得你我上辈子就认识一样。”

“是吗。”我轻轻略过一阵风问。

“是啊。从第一次见你,确切的说是从第一次看见你的眼睛开始,我就觉得我们似曾相识,有种一见如故地感觉。每一次,只有面对你我才能如此坦然,放下面具做最真实的自己”兰州治疗癫痫病十佳医院有哪些>

每一世都见面,每一次都是那一句。能不熟吗。只是你还未冲破记忆的那扇门,假如有一天你冲破了它,所有的一切你都会明白。不过那些今生以前的记忆,无人可以冲破。

“瞳,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冷静呢?好像所有事情没有看过你笑。有什么事情让你忧成这样”传说的这些问题问过不止一次,每次我也只能面无表情的沉默。

“传说,要幸福知道吗?”他说他最喜欢听我说这一句,因为这可以让他觉得我还有心,我在关心他。他不知道,几千年来,我早就忘了我的心是什么样的了。

“传说,人生难得遇见一个自己真心去爱的人,你要好好的把握,以后的路你自己要走好。”

“瞳,你怎么了,弄得跟离别似的,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!”传说有些紧张的说。

我别过脸,看向远方,“天下无不散的宴席。我迟早是要离开的。朋友不是伴侣,不会陪你到老的。”

对话就此终结了。

“那个凡人还在找你”佛同我站在尘缘镜前对我说。

我没有说话,两年前,我回到这里继续修行,传说便在我离开不久疯狂的寻找。他将那个叫紫怡的女孩伤的很深,因此那女孩也对他产生恨意,毕竟他是在婚礼现场弃新娘而去的。

“佛,我现在心中是什么?我怎么不懂?”我皱眉问,每次看到疯狂狼狈的他,心中总有说不出的感觉。

“一年前,那个凡人以惊人的意力冲破了尘封的前生的记忆。”佛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淡淡地向我叙述。

“然后他就知道了我的身份,所以这一年多来,他才去庙中找我,逢人便观察别人的眸。”

佛淡笑,“你应该明了了”

我的心?我的心疼了,动了。

“下去吧,这该是你的劫。” 当我出现在当我出现在佛庙前时,传说的目正对着我,愣愣的,有些呆滞。

“我叫瞳魅,你可以叫我瞳。”我对他说着。

传说突然冲过来将我紧紧拥住,“我终于找到你了,千年来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这一次,我绝对不会将你再忘记。”

“瞳,你已经懂了千年不解的问题,已经明了了自己的心,如此,你便可以放下了。”远处有佛一尘不染的声音。

是,明了。一切在那一刻我全懂了。千年来的一切,我所做的一切,都只为了这一个答案,为了这颗心。

“瞳,你的眼――好美。笑――更美”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umhbe.com  闭月羞花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