闭月羞花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鳏鱼渴凤 > 正文内容

与有关温暖的话题作文

来源:闭月羞花网   时间: 2019-04-01

  一个眼神,一双大手,一句话,淡淡的,幽幽的,只是不经意时给你暖暖的抚慰与湿润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与有关温暖的话题,欢迎参考阅读!

  亲情是一把结实的伞,为你遮风挡雨;亲情是一件厚厚的棉衣,为你抵御严寒;亲情是一张柔软的床,你累了,让你忘记疲惫;亲情是一条干爽的毛巾,你哭了,为你拂去心中的泪水;亲情是一杯甜甜的冰红茶,你笑了,让你从嘴里甜到心里…

  我说:“人生如歌,谱写出与众不同的乐谱,每一个符号都代表了酸甜苦辣;人生如画,记载了我们的人生,每一个线条都描述了我的思想与感情;人生如舞台,感情主宰我们,每个旋转和跳跃都代表了我们的青春活力!”

  孟郊曾说过: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用成绩,学业,报答您,只要您那会心一笑,在那一瞬间,我就满足了,跌倒时,您用双手搀扶起我,用粗糙的手替我擦拭眼泪;孤单时,您用臂膀温暖我,用感动的语言填补我的心;脆弱时,您用微笑给我自信,用哲理的话在慢慢的将我“扶起”

  最近成绩的下降,您也跟着我担心起来,那皱在一起的眉头,我真想用熨斗把它熨平,卷子上的成绩,让我原有的信心不知所终,换来的是烦躁的心情。

  夜,清冷,点点星光缀于天幕。

  月,皎洁,灼灼光华淡雅弥漫。

  风,微凉,丝丝寒意渗透而来。

  孤单失望的我,对这个原味的人生,有了一丝丝的厌烦,她渐渐地走来对我说:“竞争的社会,是不会留下失败的人。”心中猛的一颤,是啊!我应该用行动来超越别人,应该一直向前走,懦弱的人,没有资格存留。一句不起眼的话,却让我的受益匪浅。谢谢您,从您的话中让我感到了亲情的温暖,和你那无私的爱。

  如果说人生是一首优美的乐曲,那么痛苦则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音符;如果说人生是一副多姿多彩的画,那么苦难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;如果说人生是展现的舞台,那么受伤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路途。

  亲情的温暖和爱是世界上最宝贵的,拥有它的人将会一生幸福,你拥有了吗?

  一片橘黄色的枫叶,从树上落下来,我意识到,秋天来了。我捧起双手,接住了那片橘黄的树叶,心里不由得想起那个凉凉的深秋。

  今年前的一个深秋,这是片有好几棵树的草坪,草坪上到处都是橘黄色的落叶。秋风吹过,树叶“沙沙”作响,之后才依依不舍地从树上落下来癫痫持续状态控制后怎么处理。远处偶尔会传来几声鸟儿的鸣叫声。

  “呜呜呜,呜呜呜”忽然传来一阵哭声,打破了这森林里的寂静。是一个小女孩,她有着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,只是,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悲伤······

  原来她因为贪玩,偷偷的跑出来玩,迷路了,再加上刚刚被那石头一绊,摔在地上,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,

  这时,一双温暖的大手替女孩擦去了眼泪。‘是妈妈吗?’小女孩心想,‘不,不是。’小女孩慢慢睁开了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温柔的大姐姐。“天冷了,别着凉了哦。”姐姐脱下外套,把外套披在了小女孩的身上,笑了,“小妹妹,怎么了?为什么要哭呢?”“我迷了

  路······我想,想回家······”小女孩说着又哭泣了起来。大姐姐楞了一下,往自己脖子上的卡牌看了看,想了一会,便开口说话:“小妹妹,你的家在哪儿啊?姐姐带你回家!”小女孩停止了哭泣:“我家······我不知道······”这可难办了,大姐姐漂亮的眉毛微微一皱:“那,我们到大街上找找吧,说不定,你的父母正在找你呢!”大姐姐拉着女孩的手想走。

  “哎哟!”小女孩摔倒了,膝盖还流出了血。“你没事吧?来!

  姐姐背你!”姐姐把小女孩背了起来······

  两个小时过去了,却还是没有找到小女孩的父母。大姐姐已经没有力气再背起小女孩了。这时,马路的对面跑来一对夫妻,脸上显示出焦急的神色,他们就是小女孩的父母。

  姐姐把小女孩交给这对夫妻,没等小女孩的父母感谢她,就急忙向一所中学跑去。小女孩睡着了,睡得很甜,那条外套依旧披在小女孩的身上。

  原因是那个卡牌——那是学生准考证,大姐姐为了帮助小女孩,放弃了考试,她想去学校挽回,可是,来不及了······

  那个小女孩就是我。那件外套,我依然留着。每当看到外套,即使再冷的天我也暖暖的,因为,它代表着姐姐对我的关爱。

  深夜里不眠的身影,那是在灯光下忙碌的母亲,轻柔的十指舞动在指间,流溢出浓浓亲情;我的心中被注满流光溢彩,暖暖温情燃烧着我困倦的心灵。那些夜,那时流泻在柔指间的温情,在我心头一触即发。

  初中的最后一个寒假,虽已迫近中考,但我还难以拿出十二分的精神。妈妈却比我上心得多,家长会上老师说得每字每句都铭记于册;不断关注报纸、新闻,想对中考多多了解。一天夜里,妈妈问我:“老师说要拆语文书中的必背文言儿童癫痫文并整理起来方便复习,你需要我帮忙吗?”我不耐烦地说:“急什么,我又不知道哪些是必背篇目,开学再说。”妈妈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凝望着桌上的语文书。

  深夜,我被刺眼的灯光吵醒。一睁眼,眼前是妈妈的身影。她佝偻着背,在灯光中与黑夜隔绝;手按着书本,轻轻地撕下泛黄的书页,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叠起的书页上,另一边放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必背篇目。妈妈的十指轻柔地交织在书页间,编织出浓厚的情网,这亲情的网笼罩着我,使我倍感温馨。我静静地躺下,默默地享受着温情,不想打扰她。

  经过那一夜,我燃起了拼搏向上的决心,但屡遭挫折,成绩一直不近如人意。后来我拿到老师分发的必背篇目,才发现这与妈妈帮我整理的大相径庭。于是我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在妈妈身上,全然不觉自己还不够努力。妈妈还是没说神马,静静地注视着桌上的必背篇目。

  又一个深夜,我被微弱的烛光唤醒。妈妈还在桌前为我拆书,却只点了一根蜡烛,可能是为了不吵醒我吧。我只能看见她依稀的剪影摇曳在墙面,望见剪刀的影子将纸与书隔绝,但交汇在指间的情丝无论如何也剪不断。她的身影与书影融成一片混沌,可十指轻柔的舞影却十分清晰,涣散出的温暖不断冲击我的心灵。我被不断地触动着,心中除了温暖还多了一丝内疚。

  温暖是指间的轻柔,是母亲灌注在纸页的缕缕香魂。母亲的柔情在我心头幻化成拼搏的焰火,让我想倾尽全力来报答轻柔的呵护。在我成长的路上,这份温馨会时刻相随。我会在中考的考场上让这份温暖在笔尖绽放辉煌。

  暗淡的天空没有一丝暖意,只有冰冷的雨滴扑打在屋檐上。此时,我正蜷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——一个冰冷的世界——内心充满失望:今天怕是回不了家了。

  远处传来令我熟悉不过的书包滚轮声,一个清秀高挑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。我顿时觉得有了一丝希望,或许他可以帮助我。他站在屋檐下,明亮的眸子凝望着天空,眼神中写满了忧虑和烦躁。

  猛然间,他瞥见了蹲在一旁的我,我急忙向他挥手,投去求助的眼神。他的眉头紧锁着,目光在雨和人之间徘徊。看得出他想说些什么,可却什么也没有说……

  蓦然间……

  他跳入一片雨水淋漓的世界,快步踏在湿漉的路上,留下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和那瞬间即逝的脚印,远远地,消失了。

  雾,更浓;天,更暗;而我,更冷了。失望如乌云般严密地遮蔽在天空中,抹掉了最后的阳光,只剩下飕飕的凉意与无边的黑暗。癫痫病是否能治好>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片淡蓝色的阴影出现在我的脚下。我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,却发现他撑着伞立在台阶下。寂静无声,只听见他急促地喘气。他的袖卷和裤腿已湿了半截,缓缓向下滴着雨;头发也因为淋了雨而显得凌乱不堪。可是他的眼神,猛然打动了我;他的笑容,那么淡、那么轻、那么美。

  雾渐渐消散,犹如冰层上的一丝裂隙。一切都融进了这绵绵的雨水之中。

  他一步步走上台阶,我仿佛感到阳光向我逼近。面对我惊愕的目光,他拿出一把紫色的雨伞,淡淡地笑了笑:“别忘了,咱们可是铁哥们儿,这种时候,我怎会弃你于不顾呢?”我迷茫得不知所措,犹豫地伸出双手,当我冰凉的手指触到他温暖的手心时,怕是冰层无法挡住这么没距离的温度,彻底地融化了。

  “回家用吧”,只听他轻轻地说道,“另外,不要忘了用热水洗脸,否则会感冒的!”……

  这些话一直萦绕于我的耳畔,当我沉默很久才说出“谢谢”二字时,只剩我一人站在空荡荡的屋檐下。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直到那温馨的一抹淡蓝色消失在视线里。

  手上的那把伞,因为有了温度而显得沉重;而我,迎来了内心的天明。

  当我撑起伞走在街道上,看着一旁疯狂奔跑躲雨的人们,无法不感叹自己的幸运。那把伞就像一堵坚实的墙,挡住了风雨,留下的,是一片清新的天地,一个充满暖意的地方。

  我相信,那紫色的云朵正载着我驶向光明,叫醒太阳、驱开乌云,向他默默传递同样的温度,也向这片天地播撒简单的却让我永远无法忘怀的温暖与感动。

  偌坐在咖啡厅里,品着苦咖啡,听着音乐,呆呆地望着窗外,数树上掉下的叶子……她眼前不时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:凌乱的碎发、蓝框眼镜、高挺的鼻子,樱花般嫩白的皮肤,两片薄薄似樱桃的嘴唇……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只是幻影、回忆。偌低下头,把脸蒙进围巾里。过去的景象一遍又一遍地从她脑中闪过……

  “学生卡!”公交车上的读卡器冷不丁叫了一声。“还剩0.75元了?”偌瞟了一眼“余额”低估了一句。“你卡里的钱不多了!”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偌的身后响起。偌回首一看,是熙,他一丝不苟的脸上掠过一丝不经意的笑容。偌怔了一下,她笑了笑,点点头:“嗯。”熙笑笑,直径往后走,偌有些不知所措,她很想也走到后面,不坐在熙旁边,坐在前面后面也可以,反正能看见他就行。偌捂着胸口,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想,如果是平常,她只会想要捧一杯咖啡暖暖手。

羊胆能治婴儿癫痫吗>  偌看着上车的人越来越多,她不只是哪来的一股冲劲,站起身,向熙的位子走去,偌每迈出一步,就离熙的位子近一步。偌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,她再想,万一一会儿熙问她为什么要坐后面来,她要怎么回答。

  偌挑了个座位坐下,就坐在熙的前面,偌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接近熙心就会狂跳。

  “嗯?你不坐前面的吗?怎么突然坐后面来了?”熙看见了偌,并且问了那个偌不会回答的问题。偌一下子慌了,全身皮肤紧绷着,手心里攥出了汗,她不敢回头,更不敢看熙。

  “嗯,前面太挤了。”偌转过半个涨红了的脸,憋出了一句话。“那你以后直接坐后面来好了!后面比较空!”“额,嗯。”偌点点头,慌忙转过身,平静一下——她的手心出汗了。此时的偌很想捧一杯咖啡,有咖啡在手心,她会安心些。偌比熙早两站下车。偌下车时,习惯地向车上看了一眼,刚好触碰上熙那双清澈的眼睛。偌差点瘫倒在地上,她的心跳得飞快,甚至可以听到心跳声。偌很想逃离熙的视线,可是,偌不知为何,她刚把眼神转移到别的地方,却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,一下子又和熙的眼睛触碰上了,偌的脸红到耳根,她突然发现熙的眼睛有点湿润,有东西在一闪一闪的,“眼泪么?”偌心想:不行,心再这样跳下去,只怕身体吃不消了。她硬是把脑袋转向其他方向,眼睛不再看熙。短短几秒,若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。车开走了,车上只剩一双眼在目送越来越远的偌……偌走向回家的路,她知道,她自己骗了自己,她不是怕身体吃不消,而是因为,她是喜欢熙的。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其实,当时她的眼中也有泪花,和熙一样……

  几个礼拜后,偌的外婆从兰州回来了。以后的日子,偌就不坐公交车了,她的外婆来接她,也就是说,今天是偌最后一次坐公交车,偌不知道为何,心中有些凄凉。

  公交车来了,偌手捧一杯咖啡,上了车。不巧的是,车上很挤,偌坐在较前的座位,熙在偌的后面两排。偌的眼睛时不时瞟两眼熙。但是,熙没有看偌,他一直在后排的男生们聊天。偌突然感到有些失落,她扭了扭身子,捧紧了咖啡杯,喝了一口,苦的。下了车,偌又习惯地向车上看一眼,她没有找到熙的眼睛,只找到了熙和另一个女生开心地聊天的身影,那个女生,是小曼——校花。

  偌走在路上,风肆意地吹着她长长的俏皮卷发,她此时的心跟风一样冷,跟咖啡一样苦……

  偌停止了回忆,她放下手中的咖啡,站起身,与咖啡店不辞而别……
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umhbe.com  闭月羞花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